欢迎光临沈阳华铁通用物资有限公司官网!
10年专注环保设备研发制造 环保设备系统设计\制作\安装一条龙服务
全国咨询热线:400-86429766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公司新闻

魏晋时期,嵇康是从士人中分化出的文人,其个性最突出的是什么?

作者:阿b 时间:2022-08-23 22:29:44 点击:20 次

原标题:魏晋时期,嵇康是从士人中分化出的文人,其个性最突出的是什么?

嵇康疏放:心口不一的狷狂。嵇康是公然不与朝廷合作而从士人中分化出的文人。

编辑

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此前我们已经详细分析过他的两封绝交书,也通过分析向秀《难养生论》对嵇康《养生论》的驳斥,对嵇康《养生论》以为神仙禀之自然,非积学所得,至于导养得理,则安期、彭祖之伦可及的主要观点有了把握。

与其好友阮籍相类,嵇康也在文学、思想和音乐上皆卓然大家。有趣的是,在矫伪这一点上,嵇康也与阮籍异曲同工。不过作为音乐家,嵇康并没有个人的独立创作,那么我们还是从他的文章与言行中观照其内心世界。

嵇阮二人同样才华横溢,具备许多当时品评人物看重的属性,这注定使他们天下闻名。老庄之学虽然是阮籍的最爱,但他毕竟曾有济世之志,而嵇康则对用世无甚热情,思想上受老庄影响更深。这一点在他的文章上,也有显著的体现。

《文心雕龙·才略》谓嵇康师心以遣论,可见嵇康文章成就最高者,是他的论说文。不仅如此,既然嵇康之论是师心之作,自然可以反映他的思想与情感。接下来我们便以嵇康之《释私论》《声无哀乐论》与《家诫》为窗口,从除了人生选择和养生论的另外几个角度来试图透视嵇康的主要思想。

气静神虚的人,心中不存矜傲;敞亮通达的人,情感不被欲望所控。心中不存矜傲,就能超越名教而任由自然;情感不被欲望所控,就能够明辨贵贱而通达万物情理。万物情理通达了,就不会违背大道;

编辑

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超越了名教任由自然天性,就不用留意对错。一言以蔽之,君子不藏私心,通达而不傲慢,凡事自然随心,也不会不合正道。以下全文分别从成败、吉凶、是非的不同角度围绕这一观点展开,随后又论证了包藏私心的危害,以按亲疏为次序的五伦情感为例,区分错误与私情的差异来收束全文。

君子是儒家十分重视的一个概念。嵇康给君子下的定义不仅合乎道法自然的道家思想,也接近孔子说的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而对于不违道之原因的论述,又合乎《黄帝内经》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理论,可见嵇康确实在学问上是个通人,只是更加偏重道家思想而已。

此文题为释私,实际上是用说理的方式否定了当时包藏私心的司马氏朝廷以及拥护这一政权的名教之士。大致也正因此,越名教而任自然本是作为阐述道理的句子,才在名教之士眼里显得那么刺眼。

作为中国音乐史上的大家,嵇康在音乐上也有自己的理论著作,这就是《声无哀乐论》。该文一扫此前一直被官方推重的儒家音乐理论,逆向观照音乐与人心的互动关系,将人们赋予音乐的主体性剥离出来,彻底当成了人的认知客体,从而提出了声无哀乐的观点。文章主要围绕如下两个问题展开:

编辑

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首先,音乐有无哀乐。这不仅是此文要阐述的首要问题,也是全部论证的核心问题。嵇康认为,音乐是客观存在的声响,就像客观存在的甜味苦味一样,并没有哀乐的感情色彩。

嵇康这一观点将音乐鉴赏中的声情关系进行了透彻分析,发现了音乐与自然界的其他对象类似,都作为人认识的客观对象而存在。这样的观点在移风易俗,莫善于乐这一长久不衰的观点被广泛认同的当时,是具有超越性的。

其次,音乐能否移风易俗。对这个问题的阐释,是在声无哀乐这一核心观点基础上的推论,嵇康在文章结尾的这段论述直接对儒家传统音乐理论移风易俗,莫善于乐的观点进行了驳斥。嵇康指出,移风易俗必然是在社会衰落凋敝之后,换言之,社会走下坡路和上坡路都是潜移默化的渐变。

只有社会凋敝成为事实了,人们才会有移风易俗的意识。古代的统治者上承天命,无为而治,上下相安,天人和谐,百姓安居乐业,人们潜移默化形成了忠义的品格而不知道这种品质如何形成。雅乐的积极作用是导其神气,养而就之;迎其情性,致而明之;使心与理相顺,气与声相应。

合乎会通,以济其美,就如同化学反应中的正催化剂一样,只能使化学反应的速度加快,从而令反应现象更快显现,让人更早地清楚明白,并不能作为反应物来改变化学反应本身。

编辑

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随后,嵇康不仅指出移风易俗主要是靠礼乐的结合,核心在于礼对人的教化,乐只是充当了礼教的媒介,而且回答了郑声误人的原因——是由于它本身是音声之至妙而令人沉溺其中玩物丧志,反过来说,雅乐则类似于淡而无味的大羹一般不会令人沉溺。

在礼乐通常被视作一体的普遍认知里,嵇康能够打破常规提出音乐媒介一般的社会功用,且在郑声淫深入人心已历久矣的情况下为其翻案,足见嵇康乐论的开创意义之巨。

无论从哪方面看,这些标准都更加符合儒家君子的品格,嵇康这些行事标准的细致程度几乎可以和《曲礼》中的一些行为规范媲美。

在《释私论》中,嵇康宏论滔滔,极言君子不藏私心,何等洒脱,何等自然!然而到了嘱咐自己孩子的时候,嵇康特意在文章的结尾举生活琐事为例来说明对别人的私事、别人的馈赠和与人饮酒的注意事项,无论是知而不言还是勿稍逆也,都和越名教而任自然完全不沾边。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嵇康临终前之所以没有将嵇绍托付给阮籍向秀等人,而是托付给他曾经写过绝交书的山涛,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与这篇《家诫》的用心一致——不想让孩子与自己一样,希望他能够成为端方律己、有为有志的君子!

上面既然提到了山涛,那么我们就在分析过上面几篇文章和了解嵇康最后的选择之基础上,对嵇康与山涛绝交之真正目的进行探索:首先,听其言观其行,嵇康能够在生命的最后托孤山涛,再结合前文我们对嵇康两封绝交书的对比,这足以证明他的绝交是假绝交。

其次,既然明确了绝交是假,那么结合嵇康、山涛二人的处境,原因主要有二,一是为与山涛划清界线,从而保护好友,让其不落众人口实;二是以绝交书为媒介表明自己的思想立场和人生选择。

根据此前论述,我们已然知道,嵇康其实在学问上是个通人,思想上也并非仅执道家一端,事实上他心中有着强烈的是非观念,只不过是借道家思想的路径表达出他对时局的不满而已,也正因此,这种心口不一就看似奇妙地统一在了同一个人身上。那么嵇康个性最突出的特色又是什么呢?

编辑

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他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是直性狭中,多所不堪,可见嵇康非但没能做到心无措乎是非,反而对外界是有很多要求的。当外界不如他心中所想之时,他就不堪了。那么对于自己的要求呢?《与山巨源绝交书》中展现的生活状态,应该是嵇康日常生活的写照。

疏懒怠惰又极为任性,而身边众人却对他极为包容,这一方面是嵇康的幸运,另一方面也能说明嵇康并不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而任自然在生活上,不过是嵇康为自己的疏懒任性找的借口罢了。嵇康为自己开脱的习惯,前文论《与吕长悌绝交书》中已有论及,此处不赘。

由上,我们不难发现,即使在文章中明言非汤武而薄周孔,持论崇尚越名教而任自然,嵇康在现实中仍是心口不一的,其言行经常透出矫伪之气。

此外,在钟会来访之时,嵇康先是将其晾在一边,等钟会要走时问出的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也是其矫伪之气的旁证。若要随心所欲,不理也就不理了,又何须多此一举,忍不住开口发问呢?

编辑

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通过以上两节内容中对嵇康文章及其思想、个性与人生选择的论述,我们认识了一个博学多才的嵇康,一个疏狂任性的嵇康,一个严于律他的嵇康,一个爱子护友的嵇康,如果非要归结起来,那也只能是一个心口不一的嵇康。这样的嵇康形象不仅无损于他在我们后世学人心中魅力无穷的形象,而且更加有血有肉、真实可爱。

他的一些不良习气当然不排除服药的因素,但仍然是其本来的性格底色在起主导作用。嵇康龙章凤姿的鲜活生命虽然定格在了刑场,但他的知人之明与心中的坚持让他的托孤极为成功。

嵇绍不仅如他所说不孤,而且还被山涛培养成一代忠烈,尽管他护卫的君王昏聩无能,但他的忠义之光却在历史长河中永不消逝,如果嵇康知道这一点,除了感激挚友山涛外,应该也会得意和欣慰吧?

混乱之中的文人思想转向。主要以竹林七贤的不同人生选择为中心,以七贤之领袖阮籍、嵇康为着力点论述了两晋文章的思想开篇,事实上,以他们的思想为拐点,两晋同样迎来了艺术精神的转向:

理论上,以嵇康《声无哀乐论》为代表思想的艺术精神流传开来,打破了儒家艺术精神的统一局面;实践上,自何晏而始的服药之风兴起,不仅直接促使当时的服饰变得轻薄宽松,主流对容貌的审美也在逐渐发生变化。

编辑

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思想的变迁如同长河的走向,比起突变的时刻,还是渐变的形式更加符合思想的特点。东汉末年丧乱一起,就贯通了整个三国两晋甚至此后的南北朝。在这之中的文人也由清流士人到建安的通脱之士,直到竹林名士一出,任诞之风大兴,矫伪之气横行。

结语

可笑可叹的是,争相效法、趋之若鹜的后人大多并不具备嵇康、阮籍的思想之光,仿照的结果也就无异于东施效颦。尽管如此,乱世总会或多或少催生思想的转向。何晏、王弼等人的思想已然远去,在这场混乱中,嵇康、阮籍等人的生命虽已终结,但文人思想的转向也经由他们的推动而完成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公司电话

400-86429766

二维码
线